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新一线城市人口竞争力盘点:西安、杭州3年人口增量超百万,天津、沈阳增长低迷

2020-08-05 16:01:02 点击 评论
荣安.旭辉.东辰府

荣安.旭辉.东辰府 17000元/m²

   址:温州苍南县灵溪镇成功路与兴园路交汇处

销 售 电 话 :-

  商:苍南荣安置业有限公司

尽管同为新一线城市,但15个城市2017年-2019年面临着完全不同的常住人口格局。

2020年15座新一线城市包括成都、重庆、杭州、武汉、西安、天津、苏州、南京、郑州、长沙、东莞、沈阳、青岛、合肥、佛山,其人口竞争力如何排座次?

大幅降低落户门槛,且将西咸新区人口纳入人口总数后,西安在近3年以新增128.87万常住人口,排名15个新一线城市常住人口增量第一位。常住人口增量连年提升的杭州,则以近3年117.2万的增量,排名新一线城市第二位。

和它们相比,天津近3年以来出现常住人口-0.29万的增长,沈阳3年增长了3万,势头微弱。

为何新一线城市人口竞争力差别巨大?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目前我国处于人口红利下行期,人口出生率整体下降是趋势,因此如何吸引更多人口成为城市的一个难题。城市的制度环境和经济发展相对有吸引力,就能吸引更多人口流入,反之则会出现劳动力尤其是年轻劳动力的外流。

杭州3年实增人口超百万

近3年来,新一线城市呈现完全不同的人口格局。

对排名第一的西安来说,如果扣除最新纳入统计的西咸新区咸阳部分60多万人口, 2017年人口不会大幅增长。这样来看,近3年以来,新一线城市的人口冠军是杭州,这也是排除被动人口增长之外,唯一一个近3年来常住人口增长超过100万的新一线城市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杭州的常住人口增长是连年递进的。2017年,杭州的常住人口增长为28万,2018年这一数据达到33.8万,2019年这一数据高达55.4万。

杭州常住人口激增的背后,一个数据不能忽视,这就是杭州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增长。2017年,杭州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跌至谷底,仅为1.4%。不过,2018年和2019年,杭州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上升到10.8%、11.6%,明显超出浙江省的7.10%、10.10%。

其中,第三产业成为杭州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方向,2018年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4.2%,2019年增长12.2%。2018年、2019年杭州第三产业增加值达到7.5%、8.0%,明显超出GDP增长。

杭州经济的发展优势是什么?就是经济成功转型,以及背后活跃民营经济的推力。

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浙江的民营经济非常发达,民营经济是解决外地人就业的最大出口,因此杭州有能力吸纳更多外地人就业。此外,杭州的经济转型比较成功。

统计公报显示,2019年,杭州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795亿元,增长15.1%,高于GDP增速8.3个百分点,占GDP的24.7%。数字内容、软件与信息服务和电子商务分别增长16.3%、15.7%和14.6%。

此外,2019年,杭州民营经济增加值9378亿元,占GDP的61.0%,比上年提高0.5个百分点。年末,全市私营企业63.2万户,比上年末增长14.0%;个体工商户61.0万户,增长19.6%。

自古与杭州合称苏杭的苏州命运则迥异,近3年苏州常住人口增量仅为12.43万人,在新一线城市中,排名倒数第三位。

在当地的统计公报中,苏州指出,经济社会发展仍面临较多困难和挑战,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,产业优化转型仍处于攻坚阶段。

珠三角新一线城市中的佛山和东莞经济总量排名广深之后,位列珠三角第三、第四位。从这3年常住人口增量上看,佛山和东莞存在较大差距,佛山增量达到69.59万人,东莞只有20.31万人。

孙不熟表示,这两个城市的民营经济都比较发达,同时转型升级都取得初步成效。但常住人口增量不同,和这两个城市的产业结构有关,东莞更多是外向型经济,佛山则更多为内生型增长模式。

统计公报显示,2019年东莞进出口总额13801.65亿元,比上年增长2.8%。进口5172.87亿元,下降5.3%;出口8628.78亿元,增长8.5%。其中,加工贸易出口3502.46亿元,下降1.9%。佛山全年进出口总额4827.6亿元,比上年增长5.0%。

“随着东莞的转型升级,很多低端产业不断转移出去,尽管新的产业发展也挺好,但是由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较多,导致东莞常住人口增量不多。”孙不熟说。

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,佛山和东莞常住人口增长差异,还与这些地方的本地人口占比有关。东莞有更多的外来人口,人口流动性更大,因此在产业转型的背景下,流入和流出的人口都很多,两相抵消导致东莞的常住人口增量不算大。佛山的本地人口更多,主体人口相对比较稳定。

工业化利于吸纳人口

成都、重庆、郑州、长沙、佛山等城市,以及扣除人口被动增长后的西安,近3年常住人口增量都在60万-80万之间。

这几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长原因各不相同。以西安为例,近3年西安的人口增速出现快速上冲又明显下跌,这背后落户政策放宽的短期刺激起到直接的作用。

成都、长沙和郑州则是真正的强省会。近3年以来,四川、湖南和河南的常住人口增量为113万、96.4万和107.71万人,成都、长沙和郑州的常住人口增量,占该省常住人口增量的58.7%、77.7%、58.3%。

但是,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不能忽视,那就是工业化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这些地方所带来的人口流入。

数据显示,这5个城市2019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均超过6%。其中,西安第二产业增加值3167.44亿元,增长7.6%;郑州第二产业增加值4617亿元,增长6.2%;长沙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4439.32亿元,增长8.0%;成都第二产业增加值5244.62亿元,增长7.0%;重庆第二产业增加值9496.84亿元,增长6.4%。

根据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,全国第二产业增加值386165亿元,增长5.7%。也就是说,这些城市增速均高出全国水平。

工业化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工业化推进,对就业人口的吸纳非常明显,也会明显推动GDP增速。以上5个城市的GDP增速,在2019年均超过全国平均的6.1%。

如果一个地区能保证当地的GDP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,那么就有望吸纳更多的就业。反过来说,如果一个地区GDP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那么人口低增长或者负增长的概率就会加大。

天津和沈阳就是如此。2017年到2019年,天津的GDP增速为3.60%、3.60%、4.80%,沈阳的GDP增速为3.50%、5.40%、4.20%,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与此同时,天津2017年到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为-5.25万人、2.73万人、2.23万人。沈阳近3年的常住人口增量为0.2万人、2.2万人和0.6万人。

孙不熟指出,这两个城市均为重工业城市,但随着重工业产能过剩,加上这些产业主要以国企为主,而新的产业转型还没有完成,因此新吸纳的就业人口在减少。

数据显示,2019年天津第二产业增加值4969.18亿元,增长3.2%;沈阳第二产业增加值2178.6亿元,增长2.4%。

未来要在吸纳人口的竞争中处于优势,改善营商环境、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是各个城市的“必答题”。

天津2019年统计公报显示,制定《天津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》,不断深化“一制三化”改革,深入落实“天津八条”“民营经济19条”及32项配套细则。2019年,天津民营经济增加值增长5.1%,快于全市经济0.3个百分点;规模以上民营企业工业总产值增长4.1%,快于全市0.1个百分点,占比32.6%。

陆杰华指出,尽管同为新一线城市,但是从制度环境、就业环境、宜居程度上看,城市之间已经拉开了差距。未来的城市人口竞争可能是多方面的,包括就业、学业、置业“三业”的质量如何,如果一个地方的就业质量比较差,教育资源不足,人文环境也不佳,那么这个地方不仅很难吸引人,来了人也很难留住。

孙不熟指出,未来即使在新一线城市中,人口的马太效应也将越来越明显。因为目前中国在走发展创新型产业的道路,这些产业必须靠近人才中心,必须有足够的资源聚集。

这意味着,新一线城市需要在产业转型获得新的竞争优势,提升人口流入的吸引力。

(责任编辑 李剑华 实习生 李各力)

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